笔趣阁 > 伯府庶出 > 第183章:补欠

第183章:补欠

?热门推荐:
????防盗

????(会在10月4日替换,其实是逼自己更新,所以订阅到的不要担心,后续章节请明天后订阅,感谢。)

????“嘚嘚嘚!”

????马车外传来快速赶路的马蹄声,丫鬟翠儿撩了一下车帘,凑着小小的缝隙看了一眼外面,便忍不住看向马车内闭目养神的小姑娘:“小姐,外面匆忙忙的赶过去一群黑衣人,这半夜的,怎么看怎么让人害怕,咱们真的要这样连夜赶路吗?”

????李清蓉没有立刻回应,良久才睁眼:“母亲病了,无论如何,这个时候必须赶回去,只有城里有好的郎中。”

????翠儿见李清蓉这般开口,终于安静下来,只是忍不住又看了两眼自家小姐。

????自打前几日小姐在寒山寺突然晕倒,又醒来后,便变得有些不同,往常总是热闹的性子,突然变得安静起来,就连夫人突然病重,竟也没有慌神,镇定自若的处置了慌神的婆子,并且坚定下令连夜回城。

????若小姐已经及笄或许不让人惊讶,可如今小姐也不过十二岁罢了,夫人眼看气息越发微弱,可就是如此,小姐脸上竟让人看不出丝毫情绪。

????李清蓉重新闭上眼睛,从表面看,面无表情,谁也看不出她的情绪,唯独紧紧握着的手出卖了她的心情。

????她其实早就感觉到翠儿的打量,但是这会她没有心情扮演十二岁的自己,因为记忆中十二岁的自己失去了母亲,也是因为失去了母亲,才被送回京城,而回京城后的那些日子,她这辈子都不想回忆。

????大约起初也有开心的日子,只是后来越来越不开心,被人握在手中的日子十分难过,蝼蚁尚且贪生,可苟延残喘的日子,太难熬了,熬到她嫁了,以为逃开了,最终又被设计,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人灭了口。

????正想着,马车突然晃动了一下。

????“小姐,不好了,前面有两队人马厮杀,咱们继续前行,恐怕……”车夫焦急的声音响起。

????李清蓉快速掀开车帘,便见前面确实有两队人马厮杀,战马嘶吼,两队黑衣人举刀互劈,黑夜中,凌厉的光芒闪了人的眼睛。

????李清蓉看到刀光闪过照出的人影微微一愣。

????开口的车夫显然害怕,就这夜光都能看到对方身上发抖:“小姐,咱们赶紧掉头吧,那两队人马厮杀完,说不定就对我们动手了。”

????外面的护卫显然也紧张,想说话又没说话。

????李清蓉望着前方的目光有一丝恍惚,又看向马车内脸色苍白,疼的气息微弱的母亲。

????“等一会,一会厮杀就有结果了,等结束,咱们继续赶路。”

????李清蓉很快开口,话语不容置喙。

????车夫忍不住看向马车上的夫人,再看李清蓉时眼神无比复杂。

????夫人突然重病,这样的状况,不应该是留夫人在寺里,派人回城请大夫吗,偏偏要这样半夜赶路,夫人的状况明显越来越不好了。

????这简直是要害死夫人,小姐到底是年纪小任性不懂事。

????而今又遇到两队人马如此混战……

????“前面的厮杀真的停了,小姐您怎么会预料到这厮杀很快就会有结果的?”就在这个时候,翠儿惊讶的声音响起。

????车夫不由回头,之前明明打的难舍难分,还不知道几时结束的人马,如今竟然已然分出胜负,一队人马已经全部拿下另一队人马,一时间也忍不住瞪大眼睛。

????“继续赶路。”李清蓉没有说话,只是放下车帘,冷声下令。

????车夫却依旧害怕前面的黑衣人,不敢挥鞭。

????“赢的那队是官府的人,不会伤害路人,快些赶路。”就在这个时候,李清蓉的声音再次响起。

????车夫下意识听话的挥鞭,只是挥鞭后才反应过来害怕,他怎么就听小姐的话了,这继续前行,万一黑衣人对他们动手了怎么办,一路紧绷,呼吸都不敢换气,特别是路过这些黑衣人的时候。

????“站住。”在最前面的黑衣人已经开口。

????车夫心道完了。

????“马车上什么人?”

????车夫两脚打颤。

????车帘却在这个时候再次打开,露出依旧淡定从容的李清蓉:“我是李县令的女儿,我娘病重,特带我娘回城看大夫。”

????询问的人看到李清蓉显然也愣了愣。

????车夫心惊胆战,计较着是不是立刻逃走,却看到临近的人的穿着,瞪大眼睛,因为凑近的人竟然真的是官服。

????衣服颜色其实也不是黑色,而是棕红色。

????只是这官服看着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和捕快的衣裳有些区别。

????而那人快速的检查马车,确定马车内真的只有李清蓉翠儿以及病重的李夫人后,便退开,对着其中做主的人说了一声,然后便让路了。

????眼看发生的一切,车夫忍不住揉揉眼睛,最终震惊的看向自家小姐。

????小姐是怎么确定这些的。

????这么黑的夜色,连他都没看清这些人的衣服……

????事实上,不单单车夫惊奇,故意引诱人动手,在这里伏击暗中下手的人,看着这一行马车若无其事的前行,也吃惊。

????“大人,真是奇了,这马车里就三个人,两个小姑娘带着一个病重已然昏迷的妇人,就这样的队伍遇到两队人马厮杀竟然没有掉头就走,特别是回话的人,不是那个看着年纪大一些的丫鬟,反倒是那个看着也就十一二岁的女童,最稀奇的是那女童看到我一点都不怕,真是胆大的出奇,就仿佛知道咱们不会伤害她们似得。”陈达对着苏卿谕禀报。

????苏卿谕只看了一眼远去的马车,便冷声开口:“办正事要紧,立刻审这些暗杀的人,江南灾银案后面牵扯的人也就该出来了。”

????“是,属下就是觉得这一行人有些奇怪。”

????苏卿谕临行前又看了一眼那马车:“派人跟着这马车,确认车上的人身份。”

????李清蓉并不知道这些事情,只是看向躺着的母亲,母亲的脸色更加苍白了,额头沁出无数汗,李清蓉拿手帕擦了擦母亲额头的汗:“娘,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咱们就回到城里了。”

????“小姐,您是怎么知道那两队人马很快会分出胜负,又怎么知道赢的人是官服的人的?”翠儿好奇的看着李清蓉。

????李清蓉的手微微一顿。

????怎么知道很快分出胜负?

????不过是因为那交手的刀反光照出一个她上一世见过的人罢了,那人是高高在上的镇军大将军,即便是她前世最风光的时候,也不过是听过这个人,传言此人威武无比,战场上以几千人灭杀敌国几万兵马,却也冷血残酷,坑杀敌国十万将士不眨眼,她因为夫家曾在对方手下呆过几日有过几面之缘,又因为对方厉害的事迹传言,记得对方罢了。

????这样的人,带的必定是精锐,遇到旁的人,人数相当,自然很快分成胜负。

????只是这些东西并不能同旁人说,李清蓉重新擦拭母亲的额头:“猜的罢了。”

????和京城有关的事情她都不想想起。

????若可以,她这辈子都不打算再入京,这样一面之缘的人自然也不会再有交集:“吩咐车夫快些赶路。”

????翠儿明显还想再问,听到李清蓉的话最终应了声是。

????不多会,一行人终于赶到柳城城门处。

????到得城门处,同守城的城卫开了口,李清蓉眉头才忍不住皱起。

????因为如今夜已深,城门早过了关闭的时间,这会正是城门紧闭,偏偏城卫要求,她要进去,必须有证明身份的东西,否则只能等天亮,可她又哪里来的证明身份的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又响起嘚嘚的马蹄声,李清蓉回头,没想到竟是又见到前世的镇军大将军苏卿谕,只见苏卿谕压着一行人也临近城门。

????同样是询问身份,苏卿谕的护卫拿出一个令牌,城门上的守兵点火辨认,立刻就有个首领下来:“没想到是定远将军到来,还不给定远将军开城门。”

????李清蓉听到定远将军微微一愣,原来如今苏卿谕还不是从二品的镇军大将军,而是五品的定远将军,也是,如今的苏卿谕还不过是二十岁的年轻人,还不是后来威名远播,震慑朝堂内外之人。

????即便如此,这个时候也已经是京城年轻人之首了,毕竟像苏卿谕这年纪,已经这等地位的,到底还是少,更何况这苏卿谕是当今圣上的宠臣,她记得没错的话,这个时候,苏卿谕到江南来,是来查案的,也是这个案子,才让整个朝堂的人知道当今圣上是何等宠幸苏卿谕。

????不一会,城门打开。

????守卫立刻守在城门侧,还刻意拦着她们的马车,显然打算让这队人马进完城门,便关上城门,并不打算叫她们进去。

????“嗯……”身侧发出难熬的声响。

????李清蓉回头,月光下,母亲的脸色更苍白了。

????她也不是不懂留在寒山寺,请大夫到寒山寺看诊这样的事情,只是前世母亲便是在寒山寺等了一日,大夫赶来时,药石罔效的。

????如今等城门关上,岂不是又要等到转日才能看到大夫。

????眼看着苏卿谕压着犯人入城。

????“苏大人请留步。”李清蓉咬牙开口。

????一声苏大人,整个押解犯人的队伍都微微停顿,因为这一队人都知道他们的大人定远将军姓苏。

????事实上,这些人早在到城门前,便注意到李清蓉一行人,只是军规严谨,也只有当初询问过李清蓉的那个护卫看了几眼李清蓉罢了。

????如今李清蓉叫出苏卿谕的姓氏,所有人才正眼看向李清蓉,只是目光有些奇怪。

????苏卿谕拉住马缰,转头冷眼看向李清蓉。

????如一道凌厉的光射来。

????李清蓉手微紧,却还是仰头看向苏卿谕:“苏大人我是柳城李县令的女儿,我母亲病重……”

????“与我何干?”冷硬的声音打断李清蓉。

????所有人都一顿,有些同情的看向李清蓉,他们大人从来都是这样冷的性子。

????李清蓉也微微一顿,却还是坚定的仰头看着苏卿谕,仿佛没听到拒绝一般:“我想恳请大人带我们一同入柳城。”

????苏卿谕看着李清蓉。

????跟着的护卫们感受着这种沉默的注视,都忍不住紧张的吞咽唾沫,这小姑娘看起来小小的软软的,该被他们的将军吓坏了吧。

????估计一会就该低头了。

????谁让这小姑娘就遇到了他们冷冰冰硬邦邦的苏大人了呢。

????“我说了,这与我何干?”

????良久,这小姑娘竟然一直没低头,最终是苏卿谕再次开口,说话间,扭头,控马前进。

????李清蓉皱眉,向前一步,却被翠儿拉住。

????李清蓉看向马车上的母亲,最终一把甩开翠儿,看着苏卿谕的背影大声开口:“我知道大人来江南是做什么的,还知道您所求之事的突破口在何处,大人觉得这样的话,我要入城可与大人有关了?”

????苏卿谕的马再次停下,眼睛危险的眯起。

????苏卿谕的亲卫却是忍不住紧张,看向李清蓉的目光也变得微妙,没有人威胁的了他们大人,曾经打这等主意的人,都已经化成了灰。

????这小姑娘真大胆。

????李清蓉挺直脊梁,目光直视苏卿谕。

????她其实也听说过威胁这位未来的镇军大将军谈条件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只是她必须入城,母亲的病,等不得:“我父亲是柳城李县令,也是京城永宁伯四子,说近一些,和苏大人母家永定侯府占了些亲故,是远房表亲,按辈分,我该换您一声表舅舅的,在知道表舅舅来,就想找机会同表舅舅您说我知道的东西,只是如今我母亲病重,不得已如此开口,表舅舅可肯帮我一二,我不求其他,只求入城找大夫替我母亲看诊。”

????李清蓉目中水光微闪,却透着倔强与坚持。

????苏卿谕看到这样的气息,目光微微一闪,不知道想到什么,竟是一句话不说,直接拉动马缰便继续往前。

????李清蓉松一口气,整个人却不由一软,在那样冰冷的目光下啊,她还是紧张的,虽然前世听说镇军大将军苏卿谕冷酷无情之外也不会伤及无辜,可在那般杀气的目光注视下,这感觉还是不一样的。

????不过李清蓉放松下来,很快便吩咐车夫驾马跟上押解犯人的队伍。

????车夫瑟缩了一下:“小姐,那大人似乎没有同意……”

????“那人是我表舅舅,没拒绝就是同意我们跟上,立刻跟上队伍。”

????马车缓缓跟着队伍。